六本类似《情劫制造指南》的小说

作者:阮奉和 热度:30℃ 评分:0 状态:完结 2022-09-23 10:49

看完《情劫制造指南》意犹未尽,这里为你推荐六本相似《情劫制造指南》的小说。六本和《情劫制造指南》一样同时包含了【言情】元素的类似小说。

1、充当路灯的月亮史今朝

[暗夜披星戴,人间万物春]——陆谨闻&林洛希“你相信一见钟情吗?”“看人。”“嗯?”“是你就信。”后来,林洛希才知道,她以为的一见钟情,和他以为的一见钟情,不是同一场见。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一个人,哪怕你身处黯淡时分,依然视你为心尖皎皎月。【坚定温柔&温柔坚定】-愿你成为宇宙星河里最勇敢的水手,无拘无束,丰沛自由。

2、财神春花戈鞅

*【日更连载中】现代悬疑《恶意杜苏拉》,豪门恶女,走过路过进来看看吧~*本文文案:两个莫得感情的老神仙在人间动感情的故事。神仙日子漫漫长,不搞事情心发慌。北辰元君与财神春花在寒池畔私会偷情,被一群小仙娥逮了个正着。长生天帝下诏,将他二人双双贬下凡间,历劫思过。此时正是大运皇朝天下,太平盛世已过百年,暗潮汹涌,妖孽丛生。汴陵城中长孙家得了一位女公子,出世之时口含一枝金报春,惊得产婆打翻了水盆。长孙老太爷大笔一挥,取名曰:长孙春花。长孙春花只有一生,财神春花却有无穷无尽的岁月。这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戏码硬要往她身上套,如何套?不才区区在下我,就是新任的山主双清,一只很能打的鹌鹑精。都说山主难做,我觉得也不难,谁不听话,我就揍得它满山找牙。大概是嫌我野蛮,我的狗头军师领着他的六个小喽啰跑路了。据说,他们出山以后,四处为祸人间。天庭派了个俊俏的老神仙,来睡服,咳咳,说服我和他一起下山收妖,拯救黎民于水火,表示收完了七个妖怪,就把老神仙押给我当压寨相公。看在老神仙确实俊秀的份上,我勉为其难地答应了。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谁特么又能想得到呢?

3、穿成男主早死的亲妈夙夜笙歌

看着这个穷得快要揭不开锅的家,洛闻书叹口气,只能重操旧业。……“朋友,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日恐有血光之灾,我这里有一张开过光的平安符,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只要19888就可以带回家!”亲眼目睹貌美如花的女人一边推销着侮辱人智商的业务,一边轻描淡写的,在一句话的时间里,避开了从天而降的花盆、风驰电掣的撞向她的摩托车,还一脚踹飞了拿着菜刀朝她砍来的神经病。金有钱一脸惊恐几乎要当场跪下,“大师,我买!马上就买!求您别秀了!”……洛星屿给自己注册了一个短视频账号,像写日记一样,记录每天发生的事x月x日,买了妈妈最爱吃的红烧肉x月x日,洗衣服扫地x月x日,给妈妈买了一束花账号的粉丝渐渐增多,评论区一眼看去

4、七零夫妻养娃日常流烟萝

林薇以为自己和宗绍会当一辈子的塑料夫妻,直到随军途中她做了个梦,才知道原来她的丈夫是年代文里女主求而不得的白月光,而她,则是白月光的白月光。小说里他们指腹为婚,夫妻恩爱,在她早逝后,他终生都在怀念她,再未娶妻。梦醒后,林薇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想:原来他这么爱我,那我也稍微爱他一点好了。*先婚后爱,海岛养娃,家长里短日常文,架空请勿考据。不管看自身条件、丈夫身家还是神童儿子,乐念念都是人生赢家中的人生赢家。她自己也是这么以为的,直到——[难怪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男主爸活着的时候对她多好,结果人车祸死了没三个月,她就带着男主遗产改嫁了,可怜我们崽崽,明明是千亿财产继承人,却被磋磨成了灰

5、穿成反派养的金丝雀后闻荼

因为她穿进了自己的书里,她知道虽然季无休是个毫无人性的嗜血大魔头,但韩淼淼是他的心头宝,他爱她爱的要命,宠她宠的无法无天。所以得知自己穿书的那一刻,韩淼淼的心情很是美妙。打包好行李,韩淼淼穿越艰难险阻来到妖魔界,来到了季无休面前。韩淼淼:“不用你找了,我自己送上门了。”季无休:“???”韩淼淼理直气壮:“好好爱我吧,现在我好累,脚好酸,想吃葡萄。”季无休:“……?”韩淼淼指点江山:“你院子里那白白的黑黑的散发着浓浓血腥味的花我不喜欢,要换掉。”“还有,你房间冷冰冰的没有人味,我也不喜欢,我要重新改造一下……”咦?怎么这个最爱我的男人他脸黑了?他的眼神好吓人哦,我怎么有点怕怕的?后来韩淼淼被倒吊

6、大师兄又被别的门派挖走了阳春召景

真微山派弟子噗呲一笑,却被冒牌货楚辞拽了拽衣角:识相点,配合演戏二人勉强假扮师兄妹,紧急凑成捉妖小分队虽然嘴上嫌弃,但他真把楚辞当师妹:楚辞忙着救人,他在后面善后楚辞受了委屈,他就掀了城隍庙楚辞和树妖互殴,他、他在旁边静静地看戏…再遇这位假冒伪劣师兄时,他已在三教九流齐聚的万武门,楚辞却已凭死缠烂打加入了微山派可他神色冷淡,把她忘了个彻彻底底男子:姑娘这是什么意思,在下听不明白。楚辞:?定州一场兄妹情这就be了吗?为了捉妖画皮,楚辞毅然披上红嫁衣引蛇出洞。她红衣飒飒,手握双刀直斩画皮却被当街拦了花轿掀起轿帘,一个跟头栽进了熟悉的怀抱,动弹不得他笑意吟吟,神情戏谑:许久不见,原来小师妹这么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