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庭角抵,勾栏瓦肆,探析女子相扑运动在宋朝的发展历程

《梦梁录》有云“角抵者,相扑之异名也,又谓之争交。且朝廷大朝会、圣节、御宴等九盏,例用左右军相扑,非市井之徒,名曰‘内等子’。”

从上述记载可以看出,在宋朝时期有一项非常流行的运动叫做相扑,虽然和现在的相扑不太一样,但是宋代时期的相扑也是一种打场子的运动。

只不过最大的不同在于现在的相扑更多地是集中在男性群体,而且更加注重的是竞技性,可是在宋代时期女子相扑同样也是十分流行的,而且宋代时期的相扑不仅有竞技性同时也具有很高的娱乐性。

上述文献中就有提到在宫廷之中还有专门为其服务的相扑队,由此可见相扑运动在宋朝不仅在民间十分受欢迎,而且在皇室之中同样地受到喜爱。

而且这支专供宫廷观赏的相扑队还有专门的编制,属于是御前忠佐军头引见司所管理,这支相扑队除了日常的表演以外,在圣节,御宴等等特殊的时节也必不可少需要进行相扑表演。

除了这些专业的相扑队以外,在民间相扑同样也有极为繁盛的发展,《梦梁录》又有云“瓦市相扑者,乃路岐人聚集一等伴侣,以图摽手之资。”

从这可以看出没有正规编制的相扑者就会在民间活动,他们的主要演出场所就是勾栏瓦肆以此谋生。

所以说探究宋朝女子相扑就可以从这些方面入手,首先是女子相扑的专业与非专业之间的区别,其次是女子相扑有哪些表演形式,在这就是女子相扑为什么会在宋朝发展起来,女子相扑有存在着怎样的意义。

一、宋代女子相扑运动分为专业型和非专业型两种

上述提到相扑是分为有编制和没有编制的,那么女子相扑自然也一样,所以说女子相扑也有“内等子”和“路歧人”的区别,所谓的“内等子”就是宫廷中有编制所属的相扑队的名称,因此可以认为“内等子”就是专业型的相扑者,而“路歧人”自然就是与之相反的没有正规编制的相扑者。

在宋朝时期有无编制其实差别还是挺大的,有编制的内等子一般都是相扑者中的佼佼者,无论是相扑的技术还是表演的技术,因此这些内等子在收入和报酬方面也是十分丰厚的。

而路歧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没有稳定的收入,也没有后方保障,被人们称之为民间艺人,而且他们的表演场所也相对地简陋,都是勾栏瓦肆这样的小地方,赚的钱也就只是维持生计而已。

除了这两种相扑人群之外,其实还有一个更下等的相扑者,那就是《梦梁录》中记载的“百戏伎艺”,他们基本上都是村民和猎户,擅长的也都是民间杂技,过了农忙以后这些人就拖家带口地在各个地方巡回演出,只为了挣点小钱,并不赖以生存。

所以说宋朝时期相扑者以专业的有编制的为最高,非专业混迹于勾栏瓦肆的次之,最后就是百戏伎艺之人。

二、宋代女子相扑运动分为女女相扑和男妇相扑两种

宋代女子相扑在性质上可以分为专业和非专业,在形式上同样也有不同的划分,有女女相扑和男妇相扑两种,从字面意义上就可以看出,指的就是女子对女子和男子对女子这两种不同的形式。

1、宋朝时期女子对女子的相扑形式

首先女子对女子的相扑在《梦梁录》中有记载说“先以女飐数对打套子,令人观睹,然后以膂力者净交。”

从这可以看出女子对女子的相扑在宋朝时期是非常流行的,宫廷中还有“张椿等十人”专门组成的女子相扑对,在民间女子对女子的相扑运动就更为频繁了。

不仅如此在宋朝时期还有一种非常大胆且前卫的相扑运动,那就是女子裸体相扑运动,这一点在司马光所著的《司马光文集》中有记载“今十八日,圣驾御宣德门,召诸色艺人,令各进技艺……今上有天子之尊,下有万民之众,后妃侍旁,命妇纵观,而使妇人戏于前……”

从这段记载可以看出女子相扑在宋朝时期还是很受欢迎的,可是司马光却非常不耻这种行为。

所以说在《司马光文集》的最后也提出了“若旧例所有,伏望陛下因此斥去,仍诏有司严加禁约,今后妇人不得于街市以此聚众为戏。”从这也能看出女子相扑并不仅仅存在于宫廷之中,勾栏瓦肆之中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女子相扑在宋朝时期的泛滥程度可见一斑。

这样的相扑运动已经偏离了相扑竞技性和娱乐性的特点,走到了道德礼仪的边缘,即便宋朝是一个极为开明的朝代,可是毕竟还是一个封建社会,所以说这种开放的行为不仅会造成礼仪制度的丢失,同时对于社会发展也会是一种极为不利的因素。

所以说司马光才会如此地反对,认为这是“所司佞献技以污渎聪明,窃恐取讥四远。”是司马光对于封建礼教的一种维护,也是司马光对于社会道德的坚持。

2、宋朝时期男子对女子的相扑形式

除了女子对女子的形式以外,在宋朝男子对女子的相扑形式也是十分多见的,在《水浒传》中就提到过一场精彩的男子对女子的相扑比赛,在第一百零四回故事中,王庆和段三娘在市井比武的这段博弈就是典型。

虽然说《水浒传》是一部小说作品,但是其描写的却是宋朝的历史背景,所以说书中对于这些文化发展和社会环境的描写还是非常具有可靠性的,也就是说根据小说情节来推测,可以看出在宋朝时期男女相扑确实是存在的。

三、宋代女子相扑运动繁荣发展的作用

宋代女子相扑发展的如此繁荣必然会有其特殊的作用,女子相扑的作用大多是在于助兴之上的,当然宫廷专业相扑者大多是在御宴上表演,非常直白地表现出了女子相扑者的助兴之用

而且参与相扑表演的女子都会被要求穿上艳丽的衣服,对于容貌也有一定的要求,因此宋代的女子相扑者不仅是技术精湛,更是模样娇俏,衣着靓丽,所以说助兴之用表露无遗。

当然市井之中的女子相扑表演也有同样的作用,只不过市井中女子相扑更多的在于吸引观众,上述《梦梁录》有提到,在勾栏瓦肆表演的时候都会“先以女颭数打套子”,这里就说明了女相扑在市井表演时一般都是出现在开场之时,所以说其目的就是利用女子相扑来哗众取宠,吸引更多的观众。

除了这些以外女子相扑确实也有真正的竞技,比如说“赛关索、嚣三娘、黑四姊妹”等等这些都是记录在册的宋朝有名的女子相扑者,她们就是更加注重竞技性的相扑者。

四、宋代女子相扑运动繁荣发展的意义

杨万里有《角抵诗》云“广场妙手斩程材,才得天颜一笑开,角抵罢时还罢宴,卷班出殿戴花回。”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宋朝时期对于相扑运动的喜爱之盛。

其实宋朝之所以会出现相扑运动的盛况,与宋朝的社会环境有着很大的联系,首先宋朝经济发展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无论是农业、手工业还是商业发展都非常地鼎盛,于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就更加追求精神上的享受。

相扑就是在这样的良好的社会环境中才得以发展的,同一时期女子蹴鞠也发展的十分繁荣,通过两者的相同性来看就可以明白,其实在宋朝带有竞技性的运动都十分的繁荣,其实这正是宋朝人民内心的一种反映。

宋朝是从金戈铁马中建立的政权,所以说宋朝人民骨子里就会带有强烈的孔武精神,《梦梁录》中记载“虎贲三百总威狞,急颱旗催叠鼓声,疑是啸风吟雨处,怒龙彪虎角亏盈。”

从中可以看出宋朝人真正痴迷和追捧的并不是相扑本身,而是赋予在相扑运动中的精神,那种拼搏的豪气之情。

之所以在发展过程中会出现裸体女子相扑其实也有一定的踪迹可循,在宋朝时期程朱理学大为兴起,而程朱理学的主要思想就是存天理灭人欲,所以说在程朱理学的影响下,宋朝对于“女子”的三纲五常看的更为严格。

为了存天理人的欲望被无限制地压抑,这样长此以往为了得到人权的自由,妇女的心中就有了反抗的念头,而女子相扑这种充满竞技性规则的运动就成了妇女反抗的出口。

而相扑更是一种想要获得像男性一样权利的表现,是对封建传统的反抗,是追求心理和性别解放的运动,所以说宋代女子相扑不仅仅是为了娱乐和助兴而存在,更是一种对于思想解放的渴望。

参考文献:

[1] 《梦梁录》 吴自牧 广文书局

[2] 《中国妇女生活史》 陈东原 商务印书馆

[3] 《武林旧事》 四水潜夫 浙江人民出版社

[4] 《妇女风俗考》 高洪兴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21-09-26 14:38:20 · 伊殇雪